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反派舔狗他爹,专打各种主角 > 第165章天神下凡! 9026字

第165章天神下凡! 9026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北山!”
  
  “纵然你是狼王的父亲!”
  
  米娜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冷冰冰的看着面前的陈北山,“但也不该!”
  
  “胆敢如此算计,至高无上的狼王!”
  
  “所以!”
  
  “你该死!”
  
  听到这脑残至极得,宛若智障一样的话语之后,陈北山忍不住嗤笑出了声来,“算计让陈木就该死?”
  
  “那被陈木杀光的风家,算什么呢?”
  
  米娜冷冷的说道,“能被至高无上的狼王看中,是他们的荣幸!”
  
  “不臣服,是他们今生最大的错误!”
  
  陈北山背负着双手,缓步走来,“哦,是吗?”
  
  “你的意思是,全球所有人,都要臣服在,你这所谓的,至高无上的狼王?”
  
  “自然!”
  
  米娜傲然的说道,“狼王,可乃是至高无上的上帝,亲自点名的存在!”
  
  “尔等若是识趣的话,速速向狼王赔罪,表示臣服,亦或者以死谢罪……”
  
  噗嗤!
  
  她的话这还没说完,陈北山这就彻底看不下去了。
  
  猛然的一个鞭腿,毫不留情的冲击在了她的腹部之上。
  
  刹那间!
  
  一口浓郁的鲜血,从她的口中喷射而出,身体瞬间砸入了墙壁当中。
  
  直接陷入了重度昏迷当中。
  
  “和脑残待在一起,果然容易被感染啊……”
  
  陈北山不屑的吐了一口唾液在她的脸上,“就尼玛的,还以死谢罪?”
  
  “真尼玛以为自己是天.皇还是东瀛鬼啊?”
  
  “搞笑!”
  
  陈北山冷笑了一声,缓缓坐在了地上,打了个指响,“把这个女人带下去吧!”
  
  “是!”
  
  “让医生团队,对她的大脑治疗一下残疾,免得有人说我陈北山见脑残而不救!”
  
  “是!”
  
  对于这个米娜。
  
  陈北山只感觉!
  
  这女人就是单纯的脑子有病,上来送b的!
  
  主角这都解决不了的反派,你一个渣渣上来,不是找死吗?
  
  “只要是身在现实都市文的范围内,终究是不可能,出现死忠的!”
  
  “因为人,终究是有私心的!”
  
  现实都市文当中,大部分都是在感情线种马线的基础上进行各个无脑操作的!
  
  万古不离其心!
  
  只要不出现什么法术系统之类的!
  
  永远的忠心,是绝不可能的!
  
  “这一波韭菜下去……”
  
  陈北山目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真不知道,陈木的气运值,还能撑多久?”
  
  几乎是在他的声音刚一落下的瞬间!
  
  久违的系统提示音,在他的脑海之中,响了起来!
  
  “叮!”
  
  “陈木口头侮辱风家,惹怒了高龙,气运值损失1!”
  
  “陈木出手对高龙动手威胁,气运值损失1!”
  
  “陈木脑残语言,令得风老尴尬下不了台,气运值损失98!”
  
  “主角陈木气运值剩余75400!”
  
  “叮!”
  
  “陈木出言不逊,令得卮颜印象变差,风老脸上蒙羞,气运值损失100!”
  
  “叮!”
  
  “陈木调.戏卮颜,惹怒了后者,气运值损失100!”
  
  “叮!”
  
  “陈木惹怒风老,人情归还,与风老的关系从恶人变成了路人,气运值损失100!”
  
  “叮!”
  
  “陈木彻底激怒卮颜,气运值损失100!”
  
  “叮!”
  
  “因陈木一番操作,导致众多报复境区家属的雇佣兵成功入侵,卮颜对陈木印象降入冰点,气运值损失200!”
  
  “叮!”
  
  “风家尽数被屠,风老对陈木坐地起价表示巨大的愤怒,气运值损失100!”
  
  “卮颜认为陈木与雇佣兵勾结报复风家,彻底转变阵营为敌对,气运值损失700!”
  
  “陈木剩余气运值74000!”
  
  “叮!”
  
  “陈木诛杀风老、高龙,彻底与风家不死不休,气运值损失200!”
  
  “陈木一脚重伤卮颜使其流产,卮颜不杀他誓不为人,气运值损失800!”
  
  “西境战神风清扬怒火攻心,势必杀陈木,中断西境与陈木的机缘,气运值损失100!”
  
  “目前!”
  
  “陈木剩余气运值72900!”
  
  “宿主剩余反派值15000!”
  
  “叮!”
  
  “宿主辣手摧花,将狼王佣兵团中,私自进国的米娜重伤,并对其进行精神上的摧残,陈木气运值损失900!”
  
  “叮!”
  
  “狼王佣兵团最重要的情报人员失踪,其耳目出现了一定的障碍,陈木气运值损失1000!”
  
  “目前,陈木剩余气运值71000!”
  
  听到这话之后!
  
  顿时!
  
  陈北山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这一下,我算是怎么知道,这陈木的气运值由来了……”
  
  众星捧月!
  
  因为陈木拥有那身为主角才有的外挂!
  
  在非洲时,得到了无数人的追寻!
  
  一个个好手都是他的得力干将!
  
  这种情况下……
  
  “也难怪,他会有这么多的气运值!”
  
  想到这,陈北山的眸光,徒然一寒,“但!”
  
  “你气运值在全盛时,都不是我的对手!”
  
  “更何况是,现在?”
  
  陈北山不屑的一笑,正才起身来,这就听到砰的一声,门被粗暴的撞开了!
  
  噗通!
  
  这就听到一膝盖跪在地板上的声音!
  
  紧接着,这就听到了一个人开口说道,“陈董事长,我求求你,救救她吧!”
  
  陈北山抬头看去。
  
  这就见到,一身绷带的风清扬,抱着一个,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的女人,跪在了自己的面前。
  
  而这一个女人。
  
  正是那卮颜!
  
  “陈董事长,我求求你,再给一根注射药物给我,救救我儿媳吧!”
  
  风清扬苦苦哀求道,“我儿在死前留下的血脉,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没了……”
  
  陈北山眸光微微闪动,看向了那卮颜,心头念道,“魔眼!”
  
  【未知角色版面】
  
  姓名:卮颜
  
  身份:西境战神风清扬的儿媳妇,其他身份不明
  
  力量:65
  
  敏捷:75
  
  速度:68
  
  智商:亚正常(才经历过家破人亡,脑子肯定不大正常)
  
  技能:武术lv7、格斗术lv8
  
  状态:濒死、即将流产
  
  “未知角色版面?”
  
  陈北山眉头深深皱了起来,“系统,这是什么意思?”
  
  “叮!”
  
  “本系统不知!”
  
  陈北山,“……”
  
  忘了这是一个,非常不负责任的系统了!
  
  “给你!”
  
  陈北山从身上拿出一根,那之前同样的注射剂,递给了风清扬。
  
  “谢谢、谢谢陈董事长!”
  
  风清扬顿时面露出激动之色,小心翼翼的接过这一根注射剂。
  
  “房间留给你,我还有事,先走了!”
  
  陈北山起身,往外走去。
  
  “一根带有噬魂注射药物,轻易的控制住一个未知角色,事实上,也不亏……”
  
  躺在劳斯莱斯的真皮沙发上。
  
  陈北山眸光幽幽,“不过……”
  
  “未知角色版面,倒是让我想起了杨娜儿……”
  
  这时!
  
  坐在驾驶舱上的陈武开口说道,“董事长!”
  
  “陈木离开风家之后,好像没有立刻赶回去,而是去了市中心,我们的人也跟丢了……”
  
  没有立刻赶回去?
  
  是察觉到,他那个米娜失联了吗?
  
  “不过!”
  
  “就算是你察觉到了,也没用……”
  
  没有了高于陈北山五倍的气运值!
  
  这陈木敢来一次!
  
  陈北山不介意,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有来无回!
  
  “无妨!”
  
  陈北山眸光微微一闪,微微点头,
  
  “我们去他的住宅地!”
  
  听到这话,陈武顿时倍感疑惑,不过,还是没有说什么,应声道,“是!”
  
  同一时刻!
  
  市中心一套颇为隐秘的房屋当中。
  
  “你说什么?”
  
  陈木手捧着一本笔记本电脑,正在和一个黑人通话,“你是说,米娜失踪了?”
  
  “是的!”
  
  那黑人点了点头,说道,“米娜小姐乘坐了去境内沙城的飞机,在今天中午到的香城……”
  
  陈木眉头深深皱了起来,“她到了之后,和你们有过联系吗?”
  
  “有!”
  
  黑人点了点头,说道,“米娜在下飞机之后,吩咐我注意她的位置,并且在身上安装了信号器!”
  
  “可就在半个小时前!”
  
  “信号器的定位信息,消失了!”
  
  “我确定无法连接了之后,这就匆匆忙忙给您打了个电话!”
  
  陈木眉头皱了一下,“她最后出现的地点,是在哪里?”
  
  “在北牧医院!”
  
  北牧医院!?
  
  听到这四个字之后,顿时,陈木面孔猛的一颤,“你说什么!?”
  
  “在北牧医院去了!?”
  
  黑人不明所以,开口说道,“是的!”
  
  “米娜身上这信号器最后出现的地点,就是在北牧医院!”
  
  “我知道了!”
  
  陈木深吸了一口气,“通知兄弟们,那些悬赏任务先不接,在总部待命,随时前往返来境内!”
  
  “是!”
  
  合上了笔记本后,陈木随手把它丢到了一边,脸庞之上,一片寒意,“陈北山!”
  
  “又是你这狗东西在搞鬼!”
  
  他死死的咬着银牙,起身来,“既然不这么执迷不悟的话,就别怪老子,心狠手辣了!”
  
  作为主角!
  
  小迷妹失踪了!
  
  他当然,一定是要出马的!
  
  而且!
  
  还必须要给,绑架他小迷妹的那人,一个深刻惨痛的教训!
  
  哪怕此人!
  
  是他爹!
  
  “狼王!”
  
  陈木拿出一个加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后,这就听到里面开口说道。
  
  “全力寻找米娜!”
  
  “是!”
  
  挂断了加密电话后。
  
  陈木又拿起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左离的电话。
  
  之前!
  
  由于陈木的盲目自信
  
  觉得仅只是自己一个人便是能让整个风家臣服了!
  
  所以!
  
  他一个护卫都没有带!
  
  让左离这两个护卫,守在了家里,好好保护他的娟娟!
  
  “这该死的陈北山!”
  
  陈木咬着银牙,“等我安排好救援米娜的人手,立刻就去找你算账!”
  
  本以为!
  
  左离很快这就接他电话的!
  
  可不曾想!
  
  这手机,竟然一直都是“嘟嘟嘟……”的声音!
  
  根本没有人接!
  
  “这是怎么回事?”
  
  陈木眉头深深皱起,“难道,他们的位置暴露,被陈北山拿下了?”
  
  “可也不对啊!?”
  
  “这陈北山身边,根本没有几个能打的!”
  
  “怎么可能拿得下左离两人?”
  
  陈木眉头深深皱起,正打算,自己这是不是要回去一趟的时候!
  
  电话突然间被接通了!
  
  “狼王!”
  
  左离的声音有些奇怪,似是在压制着某些亢奋,听着让人觉得极其的怪异。
  
  “他这该不会是找个小姐到房子里来吧?”
  
  陈木一听这声音,不由得想到了在非洲抢到美女后左离的语气,心头顿时有些无语,“左离,现在放下你手上的一切事情!”
  
  “把潜伏在南境内的所有狼王兵卫,全部调齐!”
  
  听到电话那头没有声音,顿时,陈木微微一怔,有些懵逼,“喂?”
  
  “听到了没?”
  
  足足十秒钟后,这才听到左离传来了有气无力的声音,“是!”
  
  “赶紧搞完,执行任务!”
  
  陈木眉头深深皱起,只当这左离是耐不住寂寞在会所找嫩模探讨人生,当即厉声道,“如有耽搁,老子让你好看!”
  
  不再给左离任何说话的机会!
  
  陈木直接挂断了电话,盘坐在了床榻上,手指按着自己的穴位,不由得想到之前那风清扬的那一战,心头有些发悚,“特么的!”
  
  “这个西境战神风清扬,还有那些西境天将……这实力,甚比一般的顶级雇佣兵了!”
  
  “为什么,在境外,却没有听到这些人的名号!?”
  
  在回国的时候!
  
  陈木的身上,还是带着一定的伤的!
  
  医生说,他这伤治不好,只能静养修养!
  
  所以!
  
  他这才趁着大年初二的时候,回到了境内,准备好好过一段时间的!
  
  可不曾想!
  
  这才回来的当天晚上!
  
  这就和那哈打了鸡血一样的西境战神碰上了!
  
  “如果不是那风清扬的身上也带着伤势,恐怕今天,我还真得被他们留下来了……”
  
  这个穴位治疗法,是陈木的师傅教导的。
  
  的确有着一些,治伤的作用!
  
  “这都十分钟了,怎么人,还没有来?”
  
  陈木抬起眼皮,透过窗外,看了一样那月明星稀,眉头深深皱了起来,“该不会是那左离,虚脱了吧?”
  
  他起身拿着一叠现金,离开了这一个秘密基地。
  
  “帅哥,极品美女的一条龙服务要不要?别人都收你一万,在我这,只需要三千!”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瞅了一眼捏着一叠现金的陈木,顿时眼睛一亮,赶忙的凑上前来,低笑道,“三千!只需要三千块钱,帅哥您就能享受到,寻常一万块钱才能有一次的西方美女!”
  
  不知怎么的。
  
  原本想要把这老鸦推开的陈木,手臂突然一顿,眉头皱了皱,“西方美女?”
  
  “是啊!”
  
  老鸦笑眯眯的说道,“如假包换的西方美人!”
  
  “您就放一百个心吧!”
  
  陈木面无表情的扫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带我去!”
  
  “好咧!”
  
  贪婪的扫了一眼那陈木手里这捏着的一叠现金,老鸦嘿嘿一笑,纽着臀,一翘一翘的在前面带路了起来。
  
  陈木跟着她左拐右拐的,走进了一个胡同巷子,一个颇为偏僻的小旅馆里。
  
  “到了,帅哥!”
  
  走进小旅馆,老鸦指了指前面的这个房间,抬起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下,“帅哥,这个!”
  
  陈木面无表情的把手里这一叠钞票,丢在了她的x前,正要推门而入的时候!
  
  门,忽然间被退开了!
  
  “卧槽!这婊子真尼玛的来劲,老子这存了半年的,都给发泄光了!”
  
  “嘿,你可别说,老子这腿都软了!这下都不敢碰女人了!”
  
  “不过话说,这西方的娘们,这真尼玛的就是爽,太爽快了!”
  
  “下次发工资,老子啥也不干,就来找这美人!”
  
  骂骂喋喋的,四个抠脚大汉推开门,见到那当面的陈木之后,顿时面色一愣,旋即,嘿嘿一笑,拍了拍陈木的肩膀,“嘿,小年轻,这么年纪轻轻就来约妹子了?”
  
  “要不哥们几个指点一下你?”
  
  “就是就是,也不额外收你什么钱了,就单纯的教导一下你,怎么样?”
  
  陈木面色一寒,“滚!”
  
  兴许是主角的王霸之气发作!
  
  四个抠脚大汉不由得缩了缩头,切了一声,“真没劲!”
  
  这就转身离去。
  
  “帅哥,慢用!”
  
  老鸦数着钱,看着走进去的陈木,心神领会的把门带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