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反派舔狗他爹,专打各种主角 > 第162章终于造成了伤害! 10072字求银票!

第162章终于造成了伤害! 10072字求银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因先入为主!
  
  所以!
  
  在陈北山遇到陈木这个,气运值甩开他几条街的主角的时候!
  
  依然还是!
  
  去下意识的想着,用之前对付那些主角的老办法去搞他!
  
  却不曾想!
  
  人家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根本不怕你感情这一套!
  
  所谓拔掉无情!
  
  可不就是指这种兵王种马的主角吗?
  
  除了初恋稍微有丢丢感情之外!
  
  其他的,你指望他有感情?
  
  难不成是一颗心碎成了很多片,恰好每人一片的这种?
  
  “不过!”
  
  躺在北牧集团的那一真皮沙发上,陈北山心头默念道,“系统!”
  
  “关键时候,你可能靠谱一点么?”
  
  系统,“???”
  
  “至少,也给我原著剧情列出来,我才能确信心里的想法啊?”
  
  系统,“……”
  
  “叮!”
  
  “气运值相差太大!”
  
  “系统读取原著失败!”
  
  “请宿主自行寻找办法!”
  
  陈北山,“……”
  
  得!
  
  就知道这狗系统是,完全的不负责任的!
  
  当然!
  
  陈北山也没有把希望寄托在这铁疙瘩身上。
  
  办法嘛,总比困难多的!
  
  尤其是在身上有外挂的情况下!
  
  是否熟知原著!
  
  这根本不是很重要的!
  
  “兵王回归,一般的,都是在境内毫无根基关系可言!”
  
  陈北山手指敲打着桌子,另一只手捏着雪茄,吐了一口烟圈,“前期这关系……”
  
  “可不就是靠着所谓的救人,以及那,万能的拔掉来?”
  
  “老子切不了你掉,还不能把你女人缘打了?”
  
  陈北山还记得!
  
  前世看过的一本兵王回归!
  
  那主角,完全是比赵日天可还能日的!
  
  完全是到一个城市,日出一个天地来啊!
  
  一个个称霸城市的商业巨鳄集团,这就轻描淡写的,落入了主角的手里!!
  
  轻轻松松就拿下了,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企业帝国!
  
  这简直是太让人无语了!
  
  “陈董!”
  
  陈武上前来,手里捧着一份文件,“根据您的吩咐,属下查到了相关的所有新闻和各个富豪的出行记录,并没有查到您说的!”
  
  听到陈武这话。
  
  陈北山完全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意外。
  
  要是能这么轻易的被他这个大反派查出来,那还叫主角么?
  
  “北牧本身的力量查不到没关系……”
  
  陈北山嘴角勾了勾,“但,我不信,连国家机器都查不到!”
  
  几乎是在他话语落下的瞬间!
  
  他那边上的座机,响了起来!
  
  陈北山抬起头,扫了陈武一眼。
  
  后者立刻拿起那座机,听了两句后,顿时有些诧异的看向陈北山,面色古怪的说道,“陈董,这是您的私人电话!”
  
  陈北山,“???”
  
  难道我猜错了?
  
  陈北山错愕的拿过话筒,这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白挽歌的声音,“陈董,你刚刚可把我弄疼了!”
  
  “我现在这样子,连办公大楼都不敢回了!”
  
  陈北山,“……”
  
  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陈北山终于明白,为什么陈武会露出那样的神色了……
  
  “那个……”
  
  陈武咳了咳嗽,往后退了去,“陈董,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先退下了……”
  
  陈北山,“……”
  
  “我之前让你用警力抓陈木,你吩咐了没?”
  
  陈北山没有再接白挽歌那令人尴尬的话题,开门见山直接问道,“情况如何?”
  
  “我已经调动了警力!”
  
  白挽歌说道,“按照你的吩咐!”
  
  “我是找个一个,我父亲之前的心腹,以其名义去执行的!”
  
  陈北山微微点头,“好!”
  
  在气运值五倍差的情况下,陈北山并不指望真正有警察,能够把陈木怎么样。
  
  也仅只是希望,能够拖住陈木的脚步而已!
  
  五倍的气运值差距!
  
  以现在的陈北山来看,是非常难反抗的!
  
  “另外,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白挽歌刚要说话,忽然间,她那边,一个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是我的工作电话!”
  
  陈北山微微点头,“先不要挂断,你接听!”
  
  “是!”
  
  白挽歌放下和陈北山正接通的私人电话,拿起了工作手机,接通了之后,顿时面色大变,“你说什么!?”
  
  ……
  
  已经撤销了的临时刑场!
  
  陈木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张娟,等到她满足熟睡了过去后,这才悄咪咪的,松了一口气。
  
  他正准备离开,却发现自己这一动,那熟睡的张娟眉头突的一皱。
  
  刹那间!
  
  他不敢动了!
  
  只能把自己那一身青绿大衣把张娟包在了里头,抱着她小心翼翼的起身,往下走去。
  
  “狼王,属下已经遵从您的吩咐,在香城当中,购置了一栋别墅!”
  
  平头上前一步,低着头,开口说道,“为了不引人注目,属下购买的别墅是,位于香城郊外的,距离此处并不是很远!”
  
  听到这话后,陈木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满意之色,“很好!”
  
  “狼王,车已经为您安排好了!”
  
  光头也同样的是上前一步,恭声道,“为了太不引人注目,属下特意购买了一辆蓝金款的宝马x7,以符合狼王殿下的矿业气质!!”
  
  “很好!”
  
  陈木满意的点了点头,正准备上车的时候!
  
  忽然间!
  
  一辆辆警车,刮风了般的,呼啸而来!
  
  瞬间包围了所有人!
  
  “所有人,爆头蹲下!”
  
  为首的那一机关人员喝声道,“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平头和光头俩人对视一眼,似是准备出手!
  
  可就在这时候!
  
  陈木大手一挥,喝声道,“退下!”
  
  “是!”
  
  两人微微退后,但还是如同门神般的,站在陈木的左右两侧,冰冷的目光,盯着面前众多警察。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陈木眼睛微微眯起,“是陈北山让你们来的吗?”
  
  为首那人上前一步,答非所问,“你是叫做陈木?”
  
  “是我!”
  
  “刚刚是你,在行刑场上,劫狱救走了死刑犯张娟,对么?”
  
  听到这话之后!
  
  顿时,那陈木的眼睛微微眯起,开口说道,“我救的人是她,但她,可不是死刑犯……”
  
  “少废话!”
  
  为首之人冷哼一声,打断了那陈木的话,开口说道,“张娟涉嫌经济诈骗罪、恶意挪用公款罪等一系列罪行!”
  
  “是不是死刑犯!”
  
  “你我说了都不算!”
  
  “这要法院审判说明了,才算!”
  
  话语落下,他大手一挥,“全部带走!”
  
  见到这一幕之后!
  
  那陈木的眼睛微微一眯,突然间,他笑了起来,“你们果然是,陈北山找来的人啊!”
  
  含着金钥匙出生,身为富二代的他,对这些弯弯道道,可不是太清楚了!
  
  现在察觉到了之后!
  
  哪里会客气?
  
  字音刚一落下的瞬间!
  
  陈木的脸色,骤然变寒,低声喝道,“给我上,全部放倒!”
  
  “是!”
  
  平头和光头这两人齐齐领命,旋即,身形如风般的,冲锋而上!
  
  仅只是眨眼的瞬间!
  
  那从上前排的,一众多手持着武器的警察,便是被当中放倒了下来!
  
  武力之强,简直是骇人听闻!
  
  而更让人惊骇的,还是这些人的行为!
  
  “你……你敢对机关人员出手!?”
  
  为首之人面色大变,厉声喝道。
  
  “机关人员?”
  
  陈木似笑非笑的扫了他一眼,把放在耳边的手机放下,低声笑到,“前提是,你这身皮,还在……”
  
  “什么意思?”
  
  听到陈木这话,那人还是一头雾水。
  
  然而!
  
  就在他这话语落下的一瞬间!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
  
  那人的心头一颤,迎着那陈木戏谑的目光,接通了电话!
  
  “你暂时停止,先接受调查吧!”
  
  电话里,这不咸不淡的声音,瞬间令得他心头,沉入谷底!
  
  心头,一阵的冰凉!
  
  手机也是啪嗒的一声,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怎么回事!?”
  
  “怎么会这样!?”
  
  那人不明所以的,甚至还急忙的去翻了一下,自己的文书,上面的逮捕令,的的确确,是走了正规的程序的啊!
  
  而且!
  
  所有的证据,都也是齐全的啊!?
  
  这怎么会!
  
  怎么会这样?
  
  他百思不得其解!
  
  然而!
  
  就在那这个时候!
  
  只见到见到!
  
  一大片,身穿着西境战服的将士!
  
  随着那冲锋而来的西境武装车一同,齐齐冲出!
  
  把所有的警车警员,尽数拿下!
  
  平头和光头迅速的退后到了陈木的身边!
  
  宛若两大门神般的,盯着周围这些人!
  
  所幸的是!
  
  这些人,没有管他们!
  
  仅只是把所有的机关人员带走押送!
  
  紧接着!
  
  一个身穿着灰色古风长袍,看上去颇为和善的老人,从那无数西境将士簇拥之中的,一辆破旧的奥迪a4上,缓步走了下来。
  
  他一下来!
  
  这就见到无数人团团将之围住!
  
  死死的保护在了其中!
  
  等走到陈木面前时,才微微侧开一角。
  
  “陈小兄弟!”
  
  面色和善,却显出一股威严的老人,走到那陈木身前三米开外后,顿时微微一笑,拱了拱手,“小兄弟!”
  
  “当时在境外遇险,可还真是多亏了你的协助啊!”
  
  听到这话,陈木大手一挥,哈哈大笑道,“风老此言差矣!”
  
  “咱们在境外那种地方能遇到,也算是我们这些同胞的缘分!”
  
  “不存在什么感谢不感谢的!”
  
  被称为风老的他,顿时也是和蔼的一笑,道,“那倒是!”
  
  旋即,他的眸光看向了身边的一个中年男人,开口说道,“把之前那带头的警员,一查到底!”
  
  “是!”
  
  “另外,告诉香城警局!”
  
  他指了指那刑场,开口说道,“这个刑场,由我们西境接管了!”
  
  “其中!”
  
  顿了顿,他淡淡的说道,“关于张家一干人的犯罪,也与西境外的某些事情关联,将由我们西境全权接管!”
  
  “是!”
  
  说完这话之后。
  
  风老对着那陈木微微一笑,“不好意思,让陈小兄弟刚一回来,就见到了这么不堪的一幕,实在是让老朽无颜啊!”
  
  “哎!”
  
  “风老言重了!”
  
  陈木毫不在意的说道。
  
  “老朽看陈小兄弟,这也是从境外才回归。”
  
  风老打了个哈哈,岔开了话题,“不如今晚,就到我那去喝两杯,怎么样?”
  
  听到风老这话之后。
  
  陈木略微有些诧异,“风老也住在香城?”
  
  这个风老身为西境人,理所应当的,也是住在西境内啊?
  
  听他这口气,貌似目前是,住在香城?
  
  “祖籍香城!”
  
  风老微微一笑,说道,“今日特意心血来潮,回老宅见见老朋友,哪知道,恰好碰上了陈小兄弟!”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也恭敬不如从命了!”
  
  听到风老住在香城本地的了之后,顿时,陈木的心头暗喜!
  
  “有风老的帮助!”
  
  “在我弄死陈北山之后,让娟娟来继承北牧集团!”
  
  “绝对是没有一丝一毫的问题的!”
  
  陈木心头这样想着,不知觉的,又想到了张娟的家人身上,心头恨恨的说道,“不过!”
  
  “这个陈北山,是真的脑子有坑啊!”
  
  “好端端的!”
  
  “把娟娟的家人全部弄死了!”
  
  “这一下!”
  
  “让我怎么如父母一样的孝顺他们啊!?”
  
  “万一!”
  
  “万一等娟娟生气,不嫁给我,那我可怎么办啊!?”
  
  想到这儿的陈木,心头对陈北山的恨意,更深了!
  
  “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北牧集团嘛!”
  
  “陈北山,你至于这样攥着手不放啊!?”
  
  “你要是早点把这北牧集团给娟娟的话,老子反手就能给你几千亿现金,让你怎么潇洒去!”
  
  想他在境外的光辉战绩,那一片片的黄金矿石!
  
  陈木只觉得,这所谓的北牧集团,不过尔尔!
  
  “算了!”
  
  “让我收回来后,当做嫁妆给娟娟,也是一样的!”
  
  这样想着!
  
  他不由得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负担压力,轻松了好多!
  
  而在这一刻!
  
  北牧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中!
  
  “你是说,你派去的那一个人,直接被查了个底朝天,然后被扒了一身皮?”
  
  陈北山听到电话那头的白挽歌说道,顿时眉头微微皱了皱,“是那陈木动的手?”
  
  “不,不仅只是他一个人!”
  
  白挽歌说道,“陈董!”
  
  “参与去抓捕的这一行动中的所有人,都完全被查了个底朝天!”
  
  “全有问题的被当场抓捕,没问题的,则是被停职调查审核!”
  
  陈北山略微有些诧异,“这是谁的杰作?”
  
  兵王归来之后,有一个神秘老爷爷的相助,这并不是很稀奇的事情!
  
  只是!
  
  陈北山好奇的是!
  
  这个刚回来的陈木,会有谁,来帮?
  
  “是西境战神的父亲!”
  
  陈北山一愣,“西境战神?”
  
  这怎么和西境战神,又扯上了关系?
  
  “是!”
  
  白挽歌开口说道,“西境战神上一回来到香城,其实有一部分原因是,他的父亲在香城失联了!”
  
  “不曾想,恰好遇到了突发任务,联同东境战神一起,围剿北境凌傲天!”
  
  陈北山若有所思地说道,“也就是说,西境战神现在是重病在床?”
  
  “是!”
  
  白挽歌点了点头,说道,“西境战神的祖籍是在香城!”
  
  “现在的他,正在垂危吊着一口气。”
  
  “能够挺过来的话,他依然是西境战神!”
  
  “如果挺不过来……”
  
  白挽歌身为香城的掌权者,对香城的这些情况,定也是了如指掌的!
  
  “我知道了!”
  
  陈北山微微颔首,开口问道,“如今的西境战神,是有专人保护吗?”
  
  “是的!”
  
  白挽歌说道,“众多人都只知道东境战神阵亡,西境战神重伤!”
  
  “但西境战神重伤到什么程度,亦或者说!”
  
  “他身在何方!”
  
  “除了我们掌权层之外,大概也就是北衙的人知道了!”
  
  毕竟是一方战神!
  
  一旦战神病危的消息传出!
  
  恐怕整个西境,便是会彻底大乱!
  
  所以!
  
  能封锁消息,便是封锁消息!
  
  至于这个重伤!
  
  那定然是无数人目睹,封锁不了的消息呗!
  
  “这样啊!”
  
  陈北山若有所思,“这也就是说,西境战神他爹,并不知道这事情?”
  
  “风老并不是境区中人,所以,是无权知晓的!”
  
  顿了顿,白挽歌开口说道,“甚至!”
  
  “他都不一定知道!”
  
  “他儿子就在香城!”
  
  陈北山微微颔首,“我明白了!”
  
  “你先休息吧!”
  
  挂断了电话后。
  
  陈北山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陷入了沉思。
  
  西境战神,将死!
  
  风老,贵人!
  
  陈木,主角!
  
  这三个已知条件下的重要角色!
  
  一定是有所关联的!
  
  “陈木搭上了风老这根线!”
  
  “按照兵王回归文的某种尿性来看!”
  
  “这个风家!”
  
  “一定是有个国色天香又美丽的孙女的!”
  
  这么一想,顿时,思路清晰了!
  
  “接着!”
  
  “陈木跟随着所谓的风老,一直的忘年之交!”
  
  “偶然一次的机会!”
  
  “看到了回光返照,似是不想让家人道别的西境战神!”
  
  “接着!”
  
  “同样武力值高强的陈木,这就一眼看透了西境战神!”
  
  “然后!”
  
  “无论是点破不点破这缺陷!”
  
  “都有了,送女的契机!”
  
  不点破西境战神重伤的情况!
  
  那么,陈木必定是和西境战神达成了协议,比如把战神一职转让!
  
  而后失去战神的风家为了不崩塌倒下,定然会和陈木联婚,来稳固风家的地位!
  
  而如果点破了!
  
  毫无疑问!
  
  西境战神一定会说,“看你武功高强,能够看出我的伤势,定然不是什么平凡之辈!”
  
  这就更加顺理成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