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反派舔狗他爹,专打各种主角 > 第152章出来后凌傲天,又觉得他行了! 10127字求银票

第152章出来后凌傲天,又觉得他行了! 10127字求银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于被警察关进进来。
  
  这事情。
  
  凌傲天根本并没有放在心上。
  
  以他的身份,也就是这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敢抓他了!
  
  一旦他的副官把他身份解密,传给香城的掌权层。
  
  估计整个香城,都要炸开了锅!
  
  北境战神啊!
  
  抓北境战神!
  
  这尼玛的!?
  
  也太胆大包天了吧!?
  
  不怕北境军压境,把香城警局给拆了吗!?
  
  “我最多,也就是在里面呆三个小时而已!”
  
  “但这陈北山嘛……”
  
  “来日方长,我们慢慢玩!”
  
  “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靠山,敢为你撑腰?”
  
  凌傲天自信满满的!
  
  但随即,他的脸上,也露出了许些诧异之色,“只是……”
  
  “这个陈北山,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
  
  要知道!
  
  战神的身份,都是隐秘不公开的!
  
  甚至,只知道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连其的面容,也仅只有一些副官才知道!
  
  他这个北境战神,乃至是东西南北四个境区当中,当之无愧的第一!
  
  尤其是三年前!
  
  他踏上北都,一拳打穿了封神榜前十!
  
  更是令得整个北都颤栗!
  
  至此!
  
  他彻底封神,登封神榜首!
  
  敢问天下谁人不闻其大名?
  
  百姓或许不知道!
  
  但!
  
  任何一座城池的掌权层,理应当是知道的啊!
  
  可这陈北山,算什么玩意!?
  
  他怎么会知道?
  
  “而且,他还是一见面,就知道了我身份……”
  
  凌傲天眸光幽幽。
  
  再想到!
  
  他所在的张家,养父母以及妹妹的下场!
  
  心思甚恐!
  
  他的眼底,刹那间,露出冰寒的杀机,“这陈北山,是故意的!”
  
  “他故意设计陷害了我的家人,逼得我回来,目的就是把我全家都,赶尽杀绝!”
  
  “老子要让你也尝尝,家破人亡的感觉!”
  
  突然间!
  
  凌傲天只感觉到气血攻心,不由得咳了咳嗽。
  
  那嘴角当中,竟然溢出了少许的鲜血。
  
  他擦去嘴角的血迹,喃喃道,“差点忘了……我还有伤在身……”
  
  北境边疆的战火才结束,他连后续的战场都来不及清扫,这就接到了张家的噩耗,而后就带着一个副官和几个亲信将士,便是火速赶往了沙城!
  
  连伤势都来不及治愈。
  
  “就当是归田卸甲,暂时享受一下都市当中的安详吧!”
  
  凌傲天这样想着。
  
  旋即,便是盘坐而起,开始疗伤。
  
  他本以为,自己很快就会被放出去的!
  
  然而!
  
  当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却依然没有人来管他的时候!
  
  凌傲天,有些慌了!
  
  “该死的!”
  
  “这都十个小时了!”
  
  “怎么还没有人过来?”
  
  甚至!
  
  他连所谓的审讯,都没有等到!
  
  “怎么回事!?”
  
  “我的副官和亲信们都没有被抓走,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他们不是应该把我的身份档案解密给了香城掌权层,然后放我走的吗?”
  
  “这剧本,怎么有点不对啊!?”
  
  时间这一持续过来!
  
  凌傲天越发越感觉到憋屈了!
  
  想他堂堂一代战神!
  
  竟然会被当成路人甲一样的!
  
  关在这里面,足足十个小时,不闻不问!
  
  要知道!
  
  他可是在那橘长还有所谓的掌权层代表面前,公开了自己战神的身份啊!
  
  哪怕是核查他!
  
  怎么说,也要对他谈话吧?
  
  突然间!
  
  他心头一跳,有些不好的预感,“等等!”
  
  “这里是香城!”
  
  “陈北山那发掘之地,也是在香城!”
  
  “这么说……那就是这个该死的陈北山,在中间搞鬼!?”
  
  凌傲天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眼眸之中,光芒森寒!
  
  他本以为!
  
  自己被带到警局来,最多最多,也就是录个口供,再核查一**份什么,警局这就会请示他,是否重点调查陈北山了的!
  
  可不曾想的是!
  
  这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啊!
  
  都十个小时了!
  
  根本没有人来审讯他!
  
  只是把他这样关着!
  
  就仿佛是在扣押间谍一样的!
  
  “陈北山,已经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怒火!”
  
  “等我出去后,慢慢承受吧!”
  
  凌傲天面色冰寒。
  
  实际上!
  
  他猜的也不错!
  
  这一切,都是陈北山在搞鬼!
  
  “不不不!”
  
  “正常手段,合理合法,又怎么能说是在搞鬼呢?”
  
  陈北山悠悠的看着面前,这一个,身穿着战服,本名为袁树的男人,“王子犯法庶民同罪,更何况,他还不是王子呢?”
  
  说着,他指了指桌子上这一份资料,问道,“你给我这一份档案的意思是!”
  
  “战功赫赫的战神,就能随便对企业家,对老百姓动手了吗?”
  
  袁树,“……”
  
  “还是说,他只要不把人打死,就不会有事?所有的法律对他都无效?”
  
  袁树,“……”
  
  “或者意思是,把他交给军事法庭?”
  
  袁树,“……”
  
  尼玛!
  
  把北境战神弄上军事法庭?
  
  这岂不是,闹了大笑话的这就!?
  
  “那不知陈先生的意思是?”
  
  其身后的几个亲信将士听到陈北山这满不在乎的话后,刹那间,面色变得冰寒了起来。
  
  肌肉骤然紧绷,看样子,似乎是想要动手?
  
  “你们想一起进去的话,尽管动手试试……”
  
  陈北山漫不经心的脱下了手套,随口问道,“对了,赵家的事情,怎么样了?”
  
  “全部已执行死刑,尸体火化!”
  
  一边上,作为香城掌权层代表的白挽歌朱唇轻启,开口说道,“陈董若是发现了不法分子,不用再为监狱容纳不下而烦恼了!”
  
  “欢迎陈董为建设绿色美丽和谐城市而努力!”
  
  将士,“……”
  
  袁树,“……”
  
  建设绿色美丽和谐城市!?
  
  建设尼玛啊!?
  
  把我们战神都关起来,这特么的,还建设!?
  
  袁树脸皮狠狠的一抽,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抬手拦住了这些似是忍耐不住的亲信,“那你到底想怎样!?”
  
  “不怎样!”
  
  陈北山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可是一个守法的好居民!”
  
  他一抬手,身后的陈武顿时把一份诊断报告书递了上去,一边的北牧律师开口说道,“经过司法鉴定,陈董遭受的是重度伤残!”
  
  “胸骨近乎于全部碎裂,肋骨也是尽数断裂,其中两条手臂也是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按照相关规定!”
  
  “此次,我将有权以故意杀人未遂起诉于凌傲天,最高可判处死刑!”
  
  北牧律师微微一笑,“并且,所处之地拥有监控!”
  
  “我北牧集团法务部律师,将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赢得这一场官司,请问您敢接吗?”
  
  袁树,“……”
  
  “这件事的起因是你陈北山颠倒黑白,把战神的家人弄进了监狱!”
  
  “难道还要赶尽杀绝!?”
  
  对于袁树的无能狂怒。
  
  陈北山还没说话,那北牧律师便是接过了袁树的话,“关于张家被经济诈骗罪等起诉的案件,法院已经审判!”
  
  “如果你有不服或者发现端倪之处,大可上诉重新开庭审讯!”
  
  “我北牧律师团随时奉陪!”
  
  “但!”
  
  “现在我们说的,并不是张家案件!”
  
  “而是凌傲天杀人未遂!”
  
  “此乃事实,证据确凿,你们可还有什么要狡辩的?”
  
  “至于赶尽杀绝!”
  
  “这更是子虚乌有的事!”
  
  “遵守法律,乃是每一个百姓,理应当做的事情,犯了法自然是要坐牢!”
  
  “难不成,就因为凌傲天是北境战神,所以,他就能随便屠杀企业家?”
  
  袁树,“……”
  
  “或者说,就因为凌傲天他是战神,所以他的家人,便是可以对企业家实施人格侮辱、经济诈骗等一系列犯罪行为了吗??”
  
  袁树,“……”
  
  他的脸皮,憋成了猪肝色,一双死鱼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陈北山,想要说话,却也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尼玛的!
  
  他又不是从文的,哪里说得过这身经百战,大有一股舌战群儒气势的北牧律师?
  
  三言两语,这就从主动攻势,说成了被动!
  
  这么一来!
  
  反而陈北山这一行,才是受害者了!
  
  tmd的!
  
  他们北境战神,还关在小黑屋里呢!
  
  这尼玛的!?
  
  “那你到底想怎样?”
  
  袁树猛然起身,双手撑着桌子,一双怒火冲天的眸子,死紧的盯着陈北山,“你这是想把战神关在监狱,让北境边疆群龙无首,最终被攻破吗!?”
  
  陈北山笑而不语。
  
  而他身边的那北牧律师,顿时幽幽的说道,“镇守北境,是你们的义务和责任!”
  
  “并不能因为说,涉事之人是北境战神凌傲天,就不抓他了!”
  
  “履行义务的同时,也必须得遵纪守法!”
  
  “并没有什么特权!”
  
  这时,白挽歌很温馨的补刀,“请袁将士放心!”
  
  “一旦凌傲天被起诉,我们定当会向南境奏折,申请南境战神带领将士前往北境镇守!”
  
  “毕竟,如今的南境内,一片安宁,并无战事!”
  
  袁树,“……”
  
  这尼玛的?
  
  北境战神还没凉凉,你们就想着要给南境战神加大权力了!?
  
  “战神的事情,我想我们可以私了!”
  
  袁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事情,是大可以私底下调和的,对吧?”
  
  本身而言!
  
  在他看来,这事情也不算是什么严重的事情!
  
  大不了,赔点钱,这就完事了!
  
  听到袁树的这话后。
  
  顿时,陈北山这一边,众多人的面色,变得古怪了起来。
  
  “袁先生!”
  
  陈北山指了指自己,眉头一挑,“你觉得,我是那种,缺钱的人吗?”
  
  袁树,“……”
  
  好像这话,还真的是这个意思?
  
  这陈北山可是香城首富,其背后的北牧集团,已经冲破了六千亿市价大关!
  
  甚至,在没有人限制的情况下!
  
  还在不断的往上!
  
  这种情况下,怎么会缺钱?
  
  “那张家一案,可以私了减刑吗?”
  
  北牧律师立刻说道,“经济诈骗乃是刑事案件,一旦百姓提起诉讼,那便是不可撤的!”
  
  袁树,“……”
  
  这是铁了心的,要把致战神一家于死地了吗!?
  
  刹那间!
  
  袁树身后的几个亲信将士,这就忍不住,想要动手了!
  
  可就在这时候!
  
  那北牧律师开口说道,“除非,加钱!”
  
  袁树,“???”
  
  我特么!?
  
  “多少钱?”
  
  北牧律师不慌不忙的翻开了手机的文案,淡淡的说道,“张家涉嫌诈骗北牧集团……”
  
  “你就说,多少!”
  
  怕这北牧律师再反将一军的袁树,顿时脸皮一抽,急忙叫道,“说个数!”
  
  “两千亿,现金!”
  
  袁树,“???”
  
  “你他吗的耍我!?”
  
  北牧律师不慌不忙,“张家趴在北牧集团身上,吸了三年的血,其中,因张家偷工减料而造成的事故,不计其数,大多数都是北牧集团予以赔偿!”
  
  “光只是这些赔偿,便是高达了四百多亿!”
  
  “再加上其他的各项损失!”
  
  “加起来,也才七百亿的样子!”
  
  “而这!”
  
  “还仅只是会经济诈骗导致的损失!”
  
  “其他的案子而造成的经济损失,我还没有统计!”
  
  “另外!”
  
  “还有撤案负责的人工费用!”
  
  袁树,“……”
  
  他哪里精通这些东西?
  
  哪里和这北牧律师狡辩得清楚啊!?
  
  可他知道!
  
  一千亿!
  
  整个北境也拿不出来啊!
  
  他本以为,等把战神的家人捞出来后,再慢慢想办法把战神给弄出来的!
  
  可不曾想的是!
  
  捞出战神的家人这事,更加困难!
  
  “如果袁先生没有其他事情了的话!”
  
  陈北山抬了抬手,“那我们就先走了!”
  
  立刻。
  
  白挽歌过来扶着他的轮椅,把他推了出去。
  
  众多北牧人员,也是紧随其上。
  
  顿时!
  
  这个办公室,只剩下橘长和那袁树等北境人员了。
  
  “袁先生!”
  
  橘长双手一摊,“此事,已经证据确凿!”
  
  “陈董硬是要起诉判刑,我们也无能为力!”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五天后,便是审查此案的日子!”
  
  “袁先生现在,如果申请移交军事法庭的话,这还来得及!”
  
  “请吧!”
  
  袁树,“……”
  
  “该死!”
  
  离开了香城警局后,袁树和众多将士的脸色,都是阴沉的可怕。
  
  他们本以为,解密了战神的档案之后,很快便是能放人了的!
  
  可谁知道!
  
  这陈北山死死的咬着不放!
  
  而掌权层,也就派出了一个所谓的代表下来,其真正的掌权者,直接以出差的理由给他们一个闭门羹。
  
  这简直是让人抓狂啊!
  
  “你去沙城联系一下上警亭!”
  
  “然后,再联系一下北境!”
  
  袁树吩咐完后,说道,“我去拘留所看看战神!”
  
  “是!”
  
  而另外一边!
  
  回到了北牧集团,来到办公室的陈北山。
  
  从那轮椅上缓步起身,背负着双手,走到了落地窗边。
  
  他身上的伤,在睡一觉,得到传承附带的强化之后,便是恢复如初了!
  
  压根没什么好担心的!
  
  “陈董!”
  
  白挽歌和陈武,皆是上前一步,躬身颔首。
  
  “准备一下,这个凌傲天,很快就要出来了的!”
  
  白挽歌一愣,旋即问道,“需要给橘长施压吗?”
  
  “不!”
  
  陈北山摇了摇头,“香城当中,没有人救得了他,但出了香城,就不一定了!”
  
  有着【人生平等】的称号,陈北山自信,在这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根本没有人能用任何的手段,救下凌傲天!
  
  不管是正规还是不正规的!
  
  都不能!
  
  什么?
  
  你说战神直接冲出小黑屋?
  
  那更好!
  
  一派武装警察,几百把81式突击步枪,送他上西天!
  
  如果是一般的主角!
  
  或许,在这一步上,还真的就凉凉了已经!
  
  可直觉上告诉陈北山!
  
  30000点气运值的凌傲天,不可能这么垃圾的!
  
  “叮!”
  
  “凌傲天声誉遭到一定的损伤,气运值损失100,目前气运值29900点!”
  
  “宿主目前反派值9500!”
  
  瞧瞧?
  
  陈北山疯狂的在媒体上传播战神的这事情!
  
  整整十个小时了,才对凌傲天造成了这么一丢丢的气运值损伤!
  
  这你就敢说他凉了?
  
  “这袁树,一定会提交申请,把凌傲天弄到沙城,然后再用所谓的名义,弄上军事法庭的,最后不了了之的!”
  
  陈北山漫不经心的说道,“此事,出了香城后,就暂时不要追究了,明白吗?”
  
  在香城中,有称号的保护,只要是正规手段,都完全没有事情的!
  
  可一旦出了香城!
  
  以陈北山这9500点反派值!
  
  怎么玩,都玩不过凌傲天的!
  
  要知道!
  
  这凌傲天的气运值,是在陈北山的三倍之上!
  
  完全奈何不了他啊这是!
  
  之前在沙城!
  
  也还好是白挽歌带领的众多香城武装警察!
  
  这些,中了噬魂的人群!
  
  如果来的是沙城上警亭的话!
  
  那肯定不是战神被抓,而是陈北山被袭击战神的名义起诉了!
  
  听到陈北山的这话后。
  
  白挽歌和陈武齐齐点头,“是!”
  
  陈北山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容,“战神……如果你是那种赘婿战神、战神奶爸、神殿战神什么的!”
  
  “或许我还真怕你三分的!”
  
  “但你偏偏是这种纯战神文的主角!”
  
  “那我,可不客气了!”
  
  那,这赘婿战神、战神奶爸的,是什么?
  
  “傻丈夫被小舅子赶出家门,次日各国富豪携千金嫁妆前来提亲!”
  
  这是赘婿战神!
  
  “战神,找到您女儿了,她在乡下和狗抢肉吃!”“立刻派十万将士随我接送她!”
  
  这是战神奶爸!
  
  “沙场征战,却接到女儿求救电话,一夜之间,强者云集!”
  
  这就是神殿奶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