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反派舔狗他爹,专打各种主角 > 第96章 赵峰反被打脸?北牧总经理?秦薇的怒吼!

第96章 赵峰反被打脸?北牧总经理?秦薇的怒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峰!”
  
  秦山的话还没说完,岳母朱成玉这就忍不住了。
  
  她的面色阴沉到了极点,喝声道,“你他吗的,还有脸回来啊!?”
  
  “要不是你对顶撞陈北山,我们秦家怎么可能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朱成玉面色极其阴沉,喝声道,“我看你真的是越来越放肆了!”
  
  “在老太君大寿上顶撞首富,把我们秦家害到了这种地步,你还有脸了啊!?”
  
  “还有,秦家家族大会,是你能参与进来的吗!啊?”
  
  “马上给我滚出去!”
  
  朱成玉之前一听到那赵峰顶撞陈北山的消息后。
  
  差点没被气死!、
  
  这该死的赘婿,简直就是和一个扫把星啊!
  
  她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让这赵峰和自己女儿离婚!
  
  到时候,把这赵峰赶出去,然后让自己女儿上去求求陈北山,随便卖萌撒娇一下,秦家的危机可不就没了吗?
  
  甚至,如果女儿不从,她都想把女儿绑送给陈北山求原谅了呢!
  
  反正又不是她亲生的,她怕什么?
  
  至于赵峰的死活?
  
  她才懒得管呢!
  
  要不是这扫把星,她女儿早就嫁入上层社会的豪门当阔太太了,哪里用得着跟赵峰受罪啊?
  
  可她这番话,落在了赵峰的耳中,却是另一个味道。
  
  “原来,岳母也有这样温柔的一面,她是想要借机发怒把我赶出去,免得老太君怪罪我,让我和薇薇离婚。”
  
  想到这里,赵峰心头一阵感动,觉得自己更加不能辜负了老婆一家的期望啊!
  
  于是,他上前走到秦薇面前,笑道:“老婆,不就是业务吗?我马上……”
  
  他的话还没说完,这就就被一边的宋玉打断了,“啧啧!”
  
  “人啊,还是得要有自知之明!”
  
  “要不然,这脸皮跟某人那么一厚,又没有自知之明,啧啧,那可真是无可救药了!”
  
  “还有啊,这窝囊,自己窝囊废一个也就算了,还有些蠢。”
  
  看到赵峰这样的秦筱,也是忍不住了,“你不知道我们秦家的局势,就不要插嘴乱说话了!”
  
  怎么说,她也是秦家人。
  
  这事本身也是赵峰惹出来的,偏偏这时候又要让她们秦家来背锅。
  
  换做任何一个秦家人,心里也不爽的。
  
  但她也知道。
  
  这事情,光只是把赵峰丢出去,或许可以平息了陈北山的怒火,可想要拯救秦家……
  
  远远不够!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咬了咬嘴唇,心头苦涩的想道,“我也从来都没有想到,在绝对的势力下,所谓才华,不过只手可灭!”
  
  “算了,再怎么说,我也是秦家的一份子……”
  
  秦山喝声道,“赵峰,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我们来打个赌!”
  
  “就赌你能不能拉拢到业务!”
  
  “能拉拢,你就滚!”
  
  “敢不敢!?”
  
  赵峰满脸自信,目光挑衅的看向了秦山,“怎么不敢!?”
  
  “如果你赌输了,你就给我跪下磕头,承认你就是个废物!”
  
  “并且,以后再也不许说我老婆的坏话!”
  
  听到这话,顿时秦薇心头一颤。
  
  而那秦山,也是嗤笑一声,满口应下,“行!”
  
  “一言为定!”
  
  听到这话,顿时赵峰自信的笑了,“我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北牧集团,根本不堪一击!”
  
  他一个电话,就能让天峰集团把无数的业务丢过来!
  
  完全可以把秦氏集团从危难当中拉活过来!
  
  至于说得罪陈北山?
  
  呵!
  
  他堂堂赵家大少爷,背靠着沙城赵家,怎么可能会怕这一个弹指之地的首富?
  
  区区香城陈北山,想要打我的脸?
  
  呵!
  
  老子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装13不成反被草!
  
  想到这里,他自信满满的拿起了手机,给管伯打了个电话。
  
  “秦氏集团一共也就才十几亿的市价,哪怕是被孤立,给几个千万级的合同,也能活过来了吧?”
  
  拿着手机,附在耳边,赵峰心头这样想着,“呵!”
  
  “区区一个陈北山,你还真以为你能垄断了整个香城的商业了不是?”
  
  他天峰集团在香城又不是没有自己的渠道和关系网!
  
  难不成,这陈北山,当真的能够一手遮天不是?
  
  可就在这时,手机那传来的冰冷电子声,瞬间把赵峰打回了现实,“您好,你拨打的电话正忙,请稍后再拨……”
  
  赵峰,“???”
  
  什么情况!?
  
  管伯的电话怎么就打不通了?
  
  他哪里知道。
  
  在陈北山一声令下把赵日天关进了拘留所之后。
  
  管伯刚一接手世纪集团的一切,就被北牧集团突然间的攻击打得焦头烂脑。
  
  稳住局面后,他开始在一边疯狂的找关系和人脉,想要把赵日天捞出来。
  
  然而。
  
  这说来简单,可做起来又是何其之难?
  
  要知道!
  
  赵日天可是当年差点一统整个沙城的人物!
  
  他这进去了后。
  
  其他的家族,岂会这么容易把他放出来?
  
  怎么可能!
  
  所以!
  
  管伯正在打电话安排无数的人,想办法救出赵日天。
  
  至于赵峰的电话。
  
  特么的,老家主都进去了,谁管你这个流放崽啊?
  
  就是他看到了电话,估计也没时间去理会。
  
  可这些,赵峰都不知道啊!
  
  他错愕的看着忙音的电话,感受到众多人那不善的目光,顿时,只感觉到头皮一炸,连忙道,“这是个意外,意外,我、我再打一个电话……”
  
  第二个电话,“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第三个电话,“你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忙……”
  
  第四个……
  
  这一下,所有人看向赵峰的目光,都变了!
  
  “就这?”
  
  秦山顿时嗤笑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你不是说,分分钟来给你整个业务,来破解咱们秦家现在的局面吗?”、
  
  “现在都过去二十分钟了,赵峰,你说的业务呢?”
  
  整个大厅的气氛,都是为之一沉。
  
  众多秦家人,看向赵峰的目光,也是带着不善之色。
  
  这赵峰,可还真的,把他们当猴来耍了不是?
  
  业务?
  
  你要找的关系,都不接你电话了,你还说这是意外?
  
  所有人都以为。
  
  这个赵峰,是偶然间结识了哪个企业高管。
  
  所以,就觉得自己牛皮的不行了,敢和陈北山硬撼了。
  
  可哪知道。
  
  赵峰一求援,那人直接不接电话了。
  
  其中意味,可不明显吗?
  
  当然,这只是大多数秦家人的脑补。
  
  可当局中……
  
  宋玉嗤笑道,“赵峰啊,我还真没想到,你这胆子这么大,竟然敢耍老太君了?”
  
  “以为自己装作打一个不可能接通的电话,就真的认识什么人了不是?”
  
  “你特么就一个家庭煮夫,能意外认识什么人不是?”
  
  “啊?”
  
  “难道你告诉我,你一个家庭煮夫,真的认识天峰集团的董事长?还是认识纪家老爷子,嗯?”
  
  她这话一出,顿时,全场哗然!
  
  “卧槽!这还真是有道理啊!”
  
  “尼玛,老子差点忘了,这丫的就是一个小小的家庭煮夫而已!”
  
  “吗的,一个家庭煮夫,能够认识什么人不是?”
  
  “草,这个窝囊废竟然敢耍我们!”
  
  几个秦家小辈顿时气得浑身发抖,冲上去就要给这赵峰一个惨痛的教训。
  
  可不曾想。
  
  眨眼间,一行十几个人,这就被赵峰给放倒了!
  
  力量值高达65点的赵峰。
  
  打这些纨绔子弟,可不是跟打宝宝一样吗?
  
  完全是一拳一个小朋友。
  
  “我说了,这只是意外啊!”
  
  赵峰指着那地上,躺着的一众多秦家小辈,面露出不满,“只是一个意外,你们等会,等会我就能打通……”
  
  他的话还没说完这就见到,一众多身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冲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个大背头,看上去大概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
  
  看到这个人之后,顿时,秦山吓了一跳,失声道,“武、武总经理!?”
  
  来人,正是北牧集团的总经理,武正民!
  
  秦山此话一出,顿时,所有人的面色都是一变。
  
  旋即,面色顿时一喜!
  
  “武总经理!”
  
  “恭迎武总经理!”
  
  他们正担心着,这北牧集团万一执意不肯见他们任何人。
  
  那他们秦家岂不是?
  
  万幸的是!
  
  这北牧集团来人了!
  
  尽管来的不是陈家嫡系,但也是陈北山的得力干将之一啊!
  
  武正民!
  
  这可是跟着陈北山,打拼出北牧集团的老臣了!
  
  尽管众多人都疑惑为什么这武正民,为什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年轻了。
  
  但这个时候,他们也没人敢问啊!
  
  “不知道武总经理前来,是所谓何事?”
  
  秦老太君在秦山的搀扶下,深吸了一口气,颤声道。
  
  她的老伴秦家老爷子,当年见到的最大的,也就是北牧集团的副总经理而已!
  
  而且,那个副总经理还是当时雷云海的嫡系,并不是陈北山的。
  
  如今北牧一家独大,陈北山手握力量超强。
  
  这个总经理的分量!
  
  足以抵得过十个,当年的那北牧集团副总经理啊!
  
  “陈董吩咐我,把这东西,交给秦薇女士!”
  
  武正民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赵峰,眸光落在了秦老太君的身上,抬了抬手,其身后的一个黑衣保镖,这就送上了一个礼箱。
  
  “交给秦薇?”
  
  秦老太君一众多人面面相觑,有些不明所以。
  
  这秦薇,可不是在三更半夜去见陈北山的时候,被拒之门外了吗?
  
  为什么还要来,单独给她东西?
  
  “陈董说。”
  
  武正民背负着双手,淡淡的说道,“工作,就职业装;而不是工作,而去求人的话,那当然也要换下职业装,摆出求人应有的样子才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